天津在线-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您所在位置:首页 科技频道 互联网 正文

“网瘾”是否是一种疾病?美国仍有争议

字号: 2016-05-23 17:35 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我要评论 http://www.72177.com

核心提示:网易科技讯5月23日消息,《华盛顿邮报》最近发表文章称,“网络成瘾”让一些年轻人失去工作或中途辍学,甚至与亲朋好友关系恶化。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因“网瘾”接受治疗,针对“网瘾”的康复中心或诊所也越来越多。但在美国,“网瘾”未被承认为一种疾病,导致其治疗费用不能由医疗保险来支付。文章全文如下:在位于西雅图约30英里以外,有一家坐落于丛林中、名为“reSTART”的康复中心。

网易科技讯 5月23日消息,《华盛顿邮报》最近发表文章称,“网络成瘾”让一些年轻人失去工作或中途辍学,甚至与亲朋好友关系恶化。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因“网瘾”接受治疗,针对“网瘾”的康复中心或诊所也越来越多。但在美国,“网瘾”未被承认为一种疾病,导致其治疗费用不能由医疗保险来支付。

文章全文如下:

在位于西雅图约30英里以外,有一家坐落于丛林中、名为“reSTART”的康复中心 。正是该中心小组讨论的时间,有四位“居民”围坐在客厅,讨论他们与成瘾的斗争。他们不安地用手指敲击自己的大腿,不时玩弄鞋子上的鞋带。一位年轻人描述称,自己中途辍学来到中心,寻求良方对付一种严重问题,正是该问题把他们带来这里:强迫性使用互联网。

人们很容易对“网络成瘾”的提法嗤之以鼻,在美国,它未被正式承认为是一种疾病。医学尚未准确诊断网络上瘾者的大脑有什么变化,对怎样才算“网络成瘾”也没有明确的定义。但越来越多的家长和专家表示,沉溺于显示屏正逐渐成为许多美国年轻人的一个重大问题,导致他们辍学、与家人和朋友疏远,以及在社交场合抱怨自己存在严重焦虑。

美国非营利机构“常识媒体”(Common Sense Media)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59%的父母认为他们的孩子对移动设备上瘾。同时,50%的青少年承认自己上瘾。这项研究调查了1300位家长和青少年。

如今,对reSTART这类中心的需求显而易见,该中心将很快推出一个针对青少年网瘾的项目。在此之前,该中心收到家长打来的数百个请求电话——他们在孩子身上目睹了高科技设备使用所带来的黑暗一面,即使我们这个痴迷数据的世界也不能对此进行具体量化。有些家长觉得情况非常严重,但因为这不属于医疗保险报销的范围,他们愿意自费数万美元让他们的孩子到该中心接受治疗。

22岁的亚历克斯(Alex )来到reSTART已有5天时间,他的故事与其他人类似:因为他整天玩游戏或上网而不去上课,他已从大学中退学。他说:“它不像物质成瘾一样明显,但它非常、非常真实。”(像其他病人一样,他拒绝透露自己的全名,因为担心他会被诬蔑为一位瘾君子。)

他说,他的父母一直鼓励他使用高科技设备,却没有意识到它可能带来的危害。他们只是在一个被高科技设备包围的世界里尽最大努力扶养孩子,而这样的世界在他们小时候是不存在的。

亚历克斯称:“我们是豚鼠一代。”

(本月,在位于华盛顿福尔城的“网瘾”康复中心reSTART,安东尼和尼基尔(他们不愿透露自己的姓氏)等待中心饲养的一条小狗)

“我完全有依赖性”

专家表示,那些有网瘾的人,他们与其他类型的上瘾者有许多症状是相同的,包括那些化学物质会释放到大脑中。当受到刺激时,他们大脑的快感中心区域会变得比平时更明亮。上瘾者会逐渐失去对其它爱好的兴趣,有些人会从不发展任何其它爱好。如果不允许上网,他们会出现烦躁不安、抑郁甚至身体颤抖的脱隐症状。他们躲到互联网的某个角落,在那里他们能找到快速成功的感觉——在一款游戏中有较高排名或在Facebook发布了一条受欢迎的帖子——这些在现实世界他们不会拥有的。

30岁的彼得了解这些。在他加入reSTART项目之前,他是一名无家可归者和失业者。虽然他还要与酗酒做斗争,但他认为是他的“强迫性使用高科技设备”带给他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

他说:“我对高科技设备完全具有依赖性,并让我付出了亲情的代价。”

彼得对高科技设备的依赖始于他的父亲去世后,当时他才13岁。他逃避到游戏世界里,不分白天黑夜,有时甚至没有时间去吃饭或上厕所。

游戏让他愉快地从现实中逃脱。他用越来越多的时间玩游戏,看在线视频,并参与社交媒体和论坛的争吵。为避免试图解决问题时袭来的完全无价值的感觉和痛苦,他从世界其他地方退出。他不但功课一塌糊涂,身体健康状况也严重下降,因为他从不做饭、搞好个人卫生或锻炼—— 或者,正如他所说的,“以一个成人的方式生活”。他说,这使他与母亲的关系几乎到了破裂地步。。

reSTART共同创始人兼首席临床官希拉里·凯什(Hilarie Cash)对这些行为都非常清楚。她于1994年首次治疗网络成瘾:一位成年男子沉迷于基于文本的网络游戏,因此失去了他的婚姻。她的许多年轻客户缺乏自我控制能力和无法规划未来。凯什称,即使想到要准备一顿饭,也可能让她的一些患者陷入恐惧之中。

(reSTART “居民”写的通知。在reSTART,患者学习目标设定和减少对高科技设备的依赖。强迫性高科技设备用户经常疏远朋友和家人,并对社交场合感到严重焦虑)

“盲目行动”

一些专家不太确定这些问题累加起来是否构成一种特定病状。在美国,对网瘾还没有明确的定义。《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是美国与其他国家最常使用来诊断精神疾病的指导手册,但该手册没有认定网瘾为一种精神疾病。一项定义草案涵盖了视频游戏成瘾,被列入该手册有待进一步研究审查的附录中,但没有关于“一般高科技设备使用(上瘾)”的条目。

康涅狄格大学医学院教授兼医生南希·佩特里(Nancy Petry)称,现有研究很难弄清楚究竟什么是网瘾。她是美国精神病学协会下设一个小组的成员,该小组正对第五版《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有关行为成瘾的定义进行评估。例如,对网络色情上瘾,是网络成瘾还是性功能障碍的症状?或可能是两者兼而有之?佩特里表示,即使是视频游戏成瘾,研究人员还不能确定游戏的哪一方面具有独一无二的成瘾性。

佩特里称:“我认为这是具有特殊病状的某种疾病的一部分。这种疾病的产生不应该归咎于特定的高科技设备。你不可能认为某一种疾病基于高科技设备本身,这将导致人们评估不一致。当你将这种认识应用到(广泛的)上网成瘾,将导致越来越混乱。”

佩特里表示,一些人强烈建议至少游戏成瘾有其自身独一无二的病状—— 涉及到网瘾可能有进一步的病状。不过,她说,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定哪些行为是独一无二的,从而使它们能够被承认为一种疾病。

在其他一些国家,已正式承认某种形式的网络成瘾为严重病状。在韩国,网络成瘾有一个正式的定义;在那里,学生被确诊并送到政府创办的治疗中心。日本也是如此,尝试创办了面向年轻人的互联网“断食营”。

但研究人员表示,在美国,这个问题需要更多研究。Common Sense Media执行董事吉姆·施泰尔(Jim Steyer)表示:“我们基本上是在盲目行动,因为我们对这一问题的研究甚少。”他们的研究发现,甚至人们无法在关于“网瘾”上的定义达成一致,意味着在这个不断插入设备的社会,很难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受这类严重问题的折磨。

(reSTART共同创始人兼首席临床官希拉里•凯什(Hilarie Cash)和该中心的辅导员瑞安·邓肯(Ryan Duncan)。在该中心治疗45天的费用为2.5万美元)

医疗保险未覆盖

如果对什么是互联网相关成瘾没有明确的定义,它就很难被医疗保险所覆盖,从而帮助解决强化康复项目的费用,如reSTART。在reSTART 接受45天的治疗需要2.5万美元的费用,与高级戒毒诊所的价格相当。

凯什表示,虽然医疗保险不会承担治疗网瘾的任何费用,但如果上瘾者有酗酒等其它疾病,一些诊所可以将其纳入医疗保险支付的范围。《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已承认酗酒是一种疾病。

美国心理学家金伯利·扬(Kimberly Young)于1995年成立了“网络成瘾中心”(Center for Internet Addiction),为首个面向网瘾的康复中心。但她很少有机会让她的病人为网瘾治疗获得资金支助,她说:“保险公司是如此强硬,即使我们有一位吸毒成瘾者需要治疗,他们也不想付钱。当涉及到医疗保险、心理健康和成瘾——尤其是对互联网这类新兴事物的成瘾,我们举步维艰。”

(从左至右,辅导员瑞恩·邓肯在reSTART与尼基尔和安东尼玩地掷球。该中心坐落于一块面积达五英亩土地上,拥有许多小道和一群小鸡—— 但没有智能手机或视频游戏机)

用小鸡取代显示屏

对于那种治疗方法效果最好,目前也有争论。

在reSTART,已治疗约150位18岁至30岁的患者,其任务是帮助他们脱瘾,以及向他们传授基本生活技能,这些技能用于适当平衡他们对高科技设备的依赖。该中心是一所经改造的房子,坐落在一块面积达五英亩的土地上,这块土地上有许多小道,甚至有一群小鸡。房子里面很少有高科技设备——当然也没有智能手机或游戏机。甚至科幻书籍也被拒之于门外,以避免患者躲避到自己的世界里。大厅外的音乐室有一个旧的电话亭,用于私人通话。

这里的“居民”通常是年轻人,大多由父母送到这里。他们睡在单人床上,每天进行锻炼;他们要学习设定目标和保持平衡,以及如何应对可能导致成瘾行为的焦虑和抑郁。他们学习购买东西或洗衣服;许多人到来前甚至不知道如何清理一间浴室。一旦他们能自己照顾自己,他们就可以住在家里,或与其他前“居民”住在一所公寓里面。

金伯利·扬在宾夕法尼亚北部运营的一家诊所,采用更传统的治疗方案,有时用精神科药物缓解患者的症状。她说,像reSTART这样的康复中心可能有效果,但她想知道,一些患者是否存在重新进入现实世界的困难。

她说:“对一些人来说,在一间房子或一个结构化的环境中戒掉网瘾相对容易;如果复发,你可以获得很多支持。但是,更困难的是在后一个阶段?”

但每个人都同意,家长对孩子建立健康的生活习惯上起着重要的作用,因为高科技设备的使用是不可避免的。

金伯利·扬称:“我告诉他们,事实上你们相当于一名‘毒贩’。你要知道你对孩子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

Common Sense Media研究主管迈克尔·罗布(Michael Robb)指出,所有父母应该与他们的孩子们就高科技设备的平衡使用进行交流。罗布称,频繁使用高科技设备并不一定预示着有问题,父母应该了解自己的孩子。

他说:“高科技设备的使用并非全部是负面的;某些时候可能会带来问题,但这些问题可能低于临界值。”

美国医生兼电影制片人德莱尼·拉斯顿(Delaney Ruston)在其拍摄的《Screenagers》电影中,探讨了围绕日常高科技设备使用所产生的一系列问题。拉斯顿之所以拍摄这部电影,是因为围绕如何监督和减少高科技设备的使用,她与自己年幼的女儿进行了一场斗争。

拉斯顿认为,我们在日常谈到高科技设备使用时,应该慎用“上瘾”一词。对于一些严重例子,她也认为网络成瘾是一个现实问题。但对于孩子吃饭时不愿放下电话?她认为,称她为瘾君子可能会弊大于利。

她说:“我们应该小心地停止使用'网瘾'一词,让孩子们对设备使用有发自内心的控制。他们必须知道,不能让设备控制自己。”

(刘春)

(更多资讯请访问天津在线:http://tech.72177.com/a/201605/233428774.shtml

Tags:网瘾 他们 成瘾 设备 科技 疾病 中心 美国 使用 一种

责任编辑:wb001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