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在线-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您所在位置:首页 科技频道 互联网 正文

揭秘湖北武汉招商引资不顺症结:好企业都被无良媒体要挟怕了

字号: 2016-05-31 18:26 来源:天津在线 我要评论 http://www.72177.com

核心提示:武汉是中原重镇,交通发达,区位优势明显,却为何招商引资一直不顺?而且也难出大型互联网公司?即使是湖北人周鸿祎、雷军在北京闯出名声,但也没见他们为家乡出一把力,将公司业务拆分一部分挪到光谷?

武汉是中原重镇,交通发达,区位优势明显,却为何招商引资一直不顺?而且也难出大型互联网公司?即使是湖北人周鸿祎、雷军在北京闯出名声,但也没见他们为家乡出一把力,将公司业务拆分一部分挪到光谷?

为什么?这是因为武汉的创业环境不好!媒体环境不好!好企业都被无良媒体要挟怕了!躲都来不及,怎么还可能来武汉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呢!

这不是妄下判语,而是有事实为证。

长江商报诋毁乐视或为要挟广告

5月30日,乐视就成为《长江商报》的攻击对象。长江商报用3个整版负面来肆意抹黑上市公司,不但使得湖北媒体人多年经营的兢兢业业的媒体形象毁于一旦,更让武汉政府精心打造的招商引资环境前功尽弃。

5月31日上午10时,乐视控股官方微博“乐视生态”针对此前《长江商报》系列不实报道发布官方声明,直指对方在未联系公司公关部及高管进行采访的前提下刊发预设立场、主观臆测的报道。特别是其中一篇针对乐视生态体验店Lepar的报道中,杜撰其对相关负责人及全体员工的采访,相关记者身份存疑、报道涉嫌断章取义。

在这份署名为“乐视控股法务部”的声明中,称《长江商报》涉嫌以臆造采访信息、图文搭配不当等种种手段进行虚假报道,并对乐视的经营情况及社会形象造成不良影响,公司保持法律追究权利。

事实上,难怪乐视官方发声明严正驳斥。原因在于这家媒体毫无新闻道德,一水儿的道听途说。在长江商报刊发的《LePar店主:80%到90%体验店都在亏》一文中,记者引用这名店主的观点,称“乐视80%到90%体验店都在亏”,最后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得出了“乐视多项业务开展却不尽如人意”的结论 。 然而,文章中的当事者武汉乐Par店店主——武汉永人通讯设备有限公司在微博上否认:该报记者从未采访过他,纯属臆造。他也从来没有发表过任何此类言论。更令人吃惊的是,该篇文章的作者署名是“见习记者  雷玮”。但据了解, “雷玮”的真实身份是三易生活(原武汉小熊在线)的总经理,新浪微博认证也证实了这一点——“武汉小熊在线总经理。事实上,雷玮的微博截止5月30日仍在继续更新。

长江商报为何这么干?业内报人认为是利用负面借此要挟企业缴纳保护费。稍微年长一点的媒体人都在感慨,商报已经不是以前的商报。随手打开一份《长江商报》,见习记者、见习编辑、见习美编的字眼到处都是。 各种关于公司和企业的负面报道,充斥版面。笔者的一位朋友在一家女性折扣电商做公关,商报曾经报道过该企业的一篇负面新闻,等到该企业奉上20万元的活动经费之后,网上的稿子就被撤掉了。

据了解,长江商报总编辑姚海鹰在国内名声不佳。在国内,很多企业尤其是上市公司听到姚海鹰的名字就头疼。据日前新浪微博披露的一则消息显示,姚海鹰借助资讯报道,令上市公司天地一号向报社进贡了300万。不过,这起由润言操作的进项,最终到报社仅仅一半左右,其他资金去向不知。这则消息还披露,姚海鹰离开武汉前往广州任职时,在广州一次性付清200多万元现款够得一套住房,并购一辆奥迪A6轿车。其在武汉仍有3辆汽车,其中其妻开的是宝马X系列。

此外,姚海鹰在武汉,迫使一家企业订了四五千份报纸,他仅仅发行提成就拿了20多万。某次他去西安采访,最后别人追到机场,当场送上5万现金,姚海鹰才罢休。早在2008年,姚海鹰便因涉嫌敲诈被武汉市江岸区检察院立案调查。

有这样的媒体在,有哪家企业敢来武汉落地?

政府该反思无良媒体事件

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说的是湖北人的聪明能干。目前互联网的大佬周鸿祎和雷军分别是湖北黄冈人和仙桃人,天才少年”李一男,如今的微信产品负责人张小龙,也都与湖北有很多渊源,尽管李一男、张小龙都是湖南人,却都是从武汉当地的大学——华中科技大学走出来的。

但只要还有长江商报类似的黑文出现,相信就没有大企业敢来武汉落地。

现实也的确如此,湖北人在互联网江湖创造辉煌的同时,湖北本土却几乎在中国互联网版图消失。在总理都谈互联网+的时代,荆楚大地却难有一家能拿得出手的互联网企业。

除了刚刚火了一把的斗鱼,还有什么?PPTV搬走了,若大的光谷,找不出一家在全国范围叫得响亮的企业,何谈放眼全球?

当年杭州只是旅游城市,但因为阿里巴巴,杭州跻身一流城市;偏安一隅的成都抓住手游机会,在互联网行业有立足之地。而武汉呢?号称九省通衢,长江汉江在此交汇,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自古就是商贾繁盛之地。而如今在互联网大潮里已经被远远甩成了二线城市。

高校云集的大武汉,以光谷为龙头的互联网产业区,留不住创业型的公司,也迟迟没有一家明星企业入驻?地方政府多年的招商为何没有实际的成果?

从《长江商报》的所作所为来看,对一个即将复牌的上市企业进行连篇累牍的负面报道,不顾新闻出版总署、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对报刊传播证券期货信息管理工作的规定,公然使用见习记者独立报道,不知道是用“临时工”来规避风险,还是明知故犯违规操作呢?

鸟儿尚且知道爱惜自己的羽毛,知道每日清理;何况珍视自身声誉的上市公司呢?上市公司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股价,影响着大众的神经。

《长江商报》创刊十年,办报理念数次更迭,无数报人人来人往,如今负面报道充斥版面,每一次大的新闻事件,伤害的不仅仅是当事企业的声誉和利益,更加加剧了湖北恶劣的媒体环境。政府再怎么招商,再怎么对企业发出邀请,都敌不过一篇莫须有的负面新闻报道来得凶猛。

今天,《长江商报》对乐视如此报道,他日,难免不会对其他企业动刀子。《长此以往,谁敢来湖北投资?哪家企业敢落户武汉?

说好的中部崛起呢?说好的复兴大武汉的呢?企业都不敢来?湖北如何崛起?武汉如何复兴?难道还要继续让《长江商报》这样的无良媒体继续给武汉整个招商环境抹黑吗?

心疼武汉。到如今还吸引不了凤凰来栖,不是因为武汉不是良木,而是树上有只乌鸦整天乱聒噪。

(更多资讯请访问天津在线:http://tech.72177.com/a/201605/313519918.shtml

Tags:湖北 症结 武汉 招商引资 媒体 企业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