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在线-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您所在位置:首页 科技频道 科学探索 正文

人类和动物嵌合体为何让人恐惧?本能不适和道德失序担忧

字号: 2017-02-28 21:18 来源:新浪科技 我要评论 http://www.72177.com

核心提示:新浪科技讯北京时间2月2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对我们的祖先来说,动物和人类在形态上的混合意味着恐惧,而这种恐惧一直延续到今天。在古希腊神话中,喀迈拉(Chimera)的典型形象是头部像狮子,尾巴像蛇,背部长着一个山羊的头。就像喀迈拉给古

在古希腊神话中,喀迈拉(Chimera)的典型形象是头部像狮子,尾巴像蛇,背部长着一个山羊的头。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2月2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对我们的祖先来说,动物和人类在形态上的混合意味着恐惧,而这种恐惧一直延续到今天。在古希腊神话中,喀迈拉(Chimera)的典型形象是头部像狮子,尾巴像蛇,背部长着一个山羊的头。就像喀迈拉给古希腊人带来的恐惧一样,这种形象或许也是人-猪嵌合体胚胎首次培育出来时许多人感到惊骇的原因。

不久前,美国加州索尔克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细胞》(Cell)期刊上发表报告称,他们首次成功在猪的胚胎内培植人类细胞。这种人类与动物细胞的结合体就经常被称为“喀迈拉”(chimeras),中文意译为“嵌合体”。事实上,嵌合体指的是不同物种生物细胞的结合,并不仅限于人类与其他动物。

这一科学突破为在动物体内培植人类器官提供了可能,给众多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带来了希望。不过,也有一些人对这种做法感到不适,而正是这种不适,导致了官方机构暂停并延迟了对这类研究的资金支持。

很多人似乎本能地抗拒在猪体内培植人体器官的做法。考虑到这种研究的巨大潜力,人们的反对意见不应当只基于本能的抗拒。事实上,有几种长期存在的观点就一直阻碍着这方面的研究。

蝎狮(manticore)是一种类似斯芬克斯的传说生物,也是中世纪动物寓言集中的人-动物嵌合体

违反自然?

就像六岁的小孩不喜欢吃西兰花和土豆泥的混合物一样,我们中有许多人也十分推崇“纯粹”。无论是杂交的动物,还是混血的孩童,那些自称通过“本质”来看世界的人往往抗拒这种“不纯粹”。

那么,所谓的“本质”是什么?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万事万物都具有某些必要的特征,使其成为其本身。因此,在猪的身上存在着某种独一无二的“猪性”,人身上同样存在“人性”。然而,在生物学上并不存在任何这样的概念。所有的动物都是由相同的物质材料,如蛋白质和氨基酸等,以不同的方式组合而成。许多不同物种甚至具有大部分相同的“组合蓝图”——基因和DNA。比如,人类和小鼠的DNA有大约90%是相同的,人类与蛔虫甚至共享着大约35%的基因。

当然,我们在许多情况下还是会依赖“本质”来区分事物,比如我们会认为老虎是自然的,而椅子不是。正是这种直觉让我们对“老虎-山羊”的嵌合体感到不安,而对把椅子和桌子接在一起完全没有感觉。

在人们的认知中,人类与动物在生物学上的混合是不自然的,而且这一点显而易见。一些人因此出现了非理性的恐惧,害怕人-猪嵌合体可能会逃出实验室并占领地球。虽然人-猪嵌合体在地球上随意走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就像古希腊人一样,对嵌合体的恐惧会让人产生这样的感觉:这类生物将是可怕的怪物。

尽管很多人都声称有这样的感觉,但事实上,真实的情况并非总是如此。举例来说,波森莓是一种美味多汁的杂交草莓,是黑莓、罗甘莓、欧洲木莓和树莓的杂交品种;又比如地中海红橘和甜橙杂交而成的克里曼丁红橘。我们在食用这些杂交生物时完全没有心理障碍。

我们并不只会对杂交植物没有心理障碍。骡子从来就不会令人恐惧,尽管它们是雄驴和雌马交配产下的后代。那么,狮虎兽、虎狮兽、斑马兽(公斑马与雌马杂交所生)、山绵羊(山羊和绵羊的杂交种)和皮弗娄牛(肉用黄牛与北美野牛杂交而成)等杂交动物呢?

因此,尽管杂交生物通常会让人产生不好的预感,但并不是所有的杂交生物都是如此,而最让人在心理上感到有问题的或许就是涉及到人类自身DNA的时候。

如果利用猪来培植人类器官,我们是否会少吃一点猪肉?

我们不是动物

人-猪嵌合体之所以引发担忧,一个原因就在于它们会引发对人类消亡的恐惧。如果移植到你体内的胰腺是在猪的体内生长出来的,那就可以令人信服地证明:人类也是动物。这种生物学上的暗示会使一些人产生严重的不安。

认为人类具有灵魂而动物没有灵魂,这样的观点在今天的许多人群中还很流行。这让我们有一种超越生物分类边界的优越感。从山羊或猪的身上获取人类心脏的做法,会将这样的信念撕得粉碎,让一些人觉得恶心和气馁。

人-动物嵌合体会让人意识到一个无法避开的事实:我们所有人终将尘归尘、土归土。通过抛开我们的动物属性,我们很容易就能忘记自己其实也只是凡间的生物,终有一天会回归大地。

另一个让人难以接受在动物体内培植人类器官的原因是,这会影响我们的食欲。我们吃猪肉,但不会吃人肉。如果你是一位肝硬化患者,而移植到你体内的肝脏来自你叔叔家农场里的一头猪,你还会开心地享用由这头猪的肉做成的培根吗?

更严重一点说,人-猪嵌合体的出现会混淆道德的边界。在生物学上将人类与猪混合在一起,会提醒我们人类与猪具有很高的相似性,这是许多人在享用培根时最希望忘掉的事实。

我们常常试图在食用动物和非食用动物之间维持清晰的界限,这会帮助我们纾解把动物当作食物的不适感。在2013年的马肉丑闻(在牛肉制品中发现了马肉的成分)中,正是这一边界的混淆引发了公众的愤怒;马被视为宠物或工作伙伴,而不是食物。

如果宠物与食用动物的混淆会让人感觉不适,那这些食用动物与人类的结合无疑会让我们在道德上变得犹豫不决。在吃不吃杂合体的问题之外,还有一个问题会让人不知如何作答,即向我们提供移植器官是动物,还是某种亚人类实体?事实上,即使是从人类身上获取移植器官也被视为某种反乌托邦未来的图景——可以参见2005年的电影《逃出克隆岛》(The Island)。

综上所述,虽然神话中的嵌合体怪兽可能给古希腊人敲响过警钟,但如果就事论事,人们之所以反对在动物身上获取移植用的人类器官,更多的是出于对存在性和道德失序的担忧。我们是否应该以这样的目的利用动物,或者如何更大程度上满足人类需求,这些都是需要更多时间进行思考的问题。(任天)

(更多资讯请访问天津在线:http://tech.72177.com/a/201702/284285787.shtml

Tags:动物 嵌合体 人类 我们 失序 恐惧 这种 杂交 道德 生物

责任编辑:wb001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